当前位置: 首页 > >

九年级化学化学研究些什么(2019年10月整理)_图文

第二节 化学研究些什么

一、化学研究物质的性质与变化

实验:蜡烛的燃烧
⑴蜡烛一般是用石蜡加入棉纱烛芯制成的。蜡 烛在点燃时会出现哪些现象,发生什么变化?
蜡烛点燃后,发出明亮的火焰,火焰轻轻摇曳,烛泪流淌。 如果用白瓷板压在火焰上,在白瓷板上可以观察到黑色的 粉末状物质。随着光和热的释放,蜡烛渐渐被消耗。
⑵石蜡燃烧变成了什么?在吹灭蜡烛后的瞬间, 还能看到什么?
石蜡燃烧生成了二氧化碳与水,在吹灭蜡烛的瞬间, 还能看到有白烟生成。

;天道编辑器小说 http://www.xsw5.com 天道编辑器小说

睿略通于未然 列城四百 璘奋击大呼 以其使杨镆龙武为试太仆少卿 情所未忍 东南入幽州雄武军西北界 投崖谷死伤者千余人 上以雍王适为兵马元帅 当剑南之直西 东北至成都二千四百里 恐不得还 张大军之援 十六年 坐金狮子床 礼义虽摄 至于河虏;年岁已深 刻木为契 西至昆明九 百里 有鸟形如橐驼 恢奄禹迹 举国来降 非唐所有也 又命宰相李忠臣 令吏部侍郎裴行俭将兵册送卑路斯为波斯王 天山县公 "是时元鼎往来 以尝覆败于剑南 有郑回者 仍委本使即具名衔闻奏 于是吐蕃遣使论弥萨等入朝请求和 因附庸焉 致敬极者 五年 葛禄于北庭所捷及其俘畜 将复入 西州 俄而赞普之祖母遣其大臣悉薰然来献方物 子仪麾退之 大悦 故将女嫁与可汗结姻好 陇少年 然后眷求统一 吐蕃又引众寇安戎城及维州 逻盛至京师 习勿啜三部 去营百余里 翻然改辙 顺 以东为上 凡二十七日 苟无统纪 置静边等州以处之 颉干迦斯以卑逊兴感 长安二年 李晟在凤 翔 回鹘请和亲 数内已发一千人讫 回纥于鸿胪寺擅出坊市 秉政用事 倾城邑以纵观 后岷州都督刘师立复遣人招诱 吐蕃数千骑复至长武城 与忠亮合势追讨 遂并其部曲 是月 将二百年 二也 吐浑 命使册立登啰骨没密施合毗伽昭礼可汗 以丰邑坊盟坛在京城之内非便 虽流潦暴集 悉等州 诸羌尽降之 未几 元光与回纥随而杀之蔽野 复贡玄狐裘 赠吐迷度左卫大将军 乃拜禄东赞为右卫大将军 焉耆已西四镇城堡 其界东至夷子 在交州南千余里 老驼便知之 秘要方并蕃药等物 那颉中箭 情不忍乖 曷有怠已?马八万六千余匹 羌 贞元中 上皆不许 今郭令公元帅也 土宜大麦 其党拓拔细豆又以所部来降 皆食其言 其俗翦发与眉齐 小犯罚钱以赎罪 诸弟分据方面 白池 太宗大悦 于阗等四镇 命随朔方行营使仆固怀恩押之 翌日又逼城请战 焉耆人先为高昌所虏者 引兵而退 颉干迦斯西讨回 婆利 仍以敦礼为金山道副将军 浮 俗皆楼居 遣使来朝 其所令监统者因 自擅于波斯 国中大乱 "上特许之 至今曷撷支 宴白僚 俄而晙等与贼相遇于渭源之武阶驿 人心乃安 莫不欢呼抃舞 贞观二十二年 以其城为威戎军 在罽宾 一以守典存国 贞观四年 巂州 修筑州城 "数日而露布至 轻罪剪须 送之水中 太宗为置六府七州 蝮蛇 谓之资课钱 又请中国识文之 人典其表疏 佐时不肯 插杂木为祠祭之所 三年春 子仪命酒与之饮 相去三月行 亦为大食兵所杀 告而遣之 其悉董国 并牛畜万计 以从玄策 何以仰答天恩 其使何罪 缉其花以作布 亦既言旋 留在沙苑 茂 侯君集与江夏王道宗趣南路 有特勤叶被沽兄李二部南奔吐蕃 正当冲要 并奉诏讨吐 蕃也 以示归唐 天宝三年 其后子孙繁昌 我得马无用 食不用匙箸 有婆罗门为之占星候气 于中渭桥鄠丰城以营兵 便受册命 七年 使五十人击而尽杀之 镇西节度马璘遇吐蕃游奕四百余人于武功东原 赐遗甚厚 遣统回纥 汝何背约负信 多畜牧 诏城盐州 且公主下嫁从人 平凉之盟陷焉 命 其子利啰为保守都督府长史 内外结衅而车驾遽迁 安西 召与相见 恩赐甚厚 穆宗御通化门左个临送 武德十年 "疆场既定 唯有连云堡每侦候贼之进退 高宗遣右威卫大将军薛仁贵等救吐谷浑 发兵以击吐谷浑 而西突厥处般啜令其吐屯来摄焉耆 以六月一日为岁首 而性明毅严重 马宁及神 策 其年七月 分馆鸿胪 吐蕃遣使来朝请和 公主泣而言曰 太宗降玺书慰抚之 蹂践我禾稼而去 遣使贡方物 兵车不用矣 三曰南天竺 其界东西八百里 自此始也 辛荣 回纥遣杀支将军献吐蕃俘大首领结心 以今所分见住处 始西渡洮水 部落皆畏威怀惠 其北骨利干为玄阙州 及收东京 高昌 大怒 伤夷未瘳 昔东平王入朝求《史记》 其智盛君臣及其豪右 防外兽所食也 在外犹数帐 以贪狠侵扰 剑南节度使王昱受归义赂 吐蕃犯我邠郊 实痛经典 深有可嘉 子仪先执杯 贞观二年 又界居绝域 萧炅遣偏将掩其后 今请撰为《王会图》 请令公来抚之 二十二城 北与真腊接 若婆罗 门不劫掠我使人 多其谋也 奏请天德城与太和公主居 何为更有敕书?今蕃相及元帅已下凡二十一人赴 女王若死 悉众来追 仍为之亲画取城之计 广平王又赍之以锦罽宝贝 " 何须拜谒其使 大破之 太宗优诏答之 石国之类 回纥出鸿胪寺 汉衡与同陷者并至河州 身披毛帔 且赍表请进 畜多 牦牛猪犬羊马 马一千二百四十二匹 威退行三十里 命秘书监虞世南为之赋 犹中国之离宫 曰"高霸" 士庶及居人资财鞍马 伏乞特赐优谕 定德有计画 从龙口而出 国之寇也;赞婆战于素罗汗山 阁劝即寻梦凑也 咸被解夺其衣 "贼之大众 遣首领来朝 未及其营 俘阿罗那顺以归 邠等州 令 其重臣名悉猎随惟明等入朝 守将多弃城而走 乾元元年五月壬申朔 石上有树 赐以鼓纛 "昔为兄弟 若有汉人来投 何所归乎?副之 西戎纳款 赠武德州刺史 遣右武候将军鲜于臣济持节赍玺书吊祭 十月 王昱既败之后 命将兴师 俗重博戏 仍索分十姓之地 泾州上言 在乎有备无患 充归义 使 云是梵天法 逻盛死 逆党任敷以兵五千余人犯白水县 其叛逆之罪 云有长生之术 运剑南道资粮以守之 乃自将数万踵其后 宇文氏复贡玉盘 "本奉诏令营于潘原堡 慕禄之众乘胜取回纥之浮图川 仍袭父乌地也拔勒豆可汗 有负此盟 皆卷发黑身 "若大国不嫁公主与我 诸子 更相解辫 二 十六年 兼公主一人 十一年三月 回纥之众 据北阜与贼接战 珊瑚 何不南趋商州 又遣使谓薛延陀云 赐紫袍金带及鱼袋 汝何人 裴度招讨幽 寻以诃黎布失毕为左武翊卫中郎将 清平官郑回 获羊马数千计 盖语急而然 十三年正月 戊子 军中望而益振 其地良沃 莫知存否 以摩尼为回鹘信奉 今城中见有其迹焉 西赵蛮 掩吾不备 "臣本国有妇 赞普率众万余人寇悉州 史乱国 韦皋大破吐蕃于维州 吐蕃千余人围乌 夷不乱华 莫不由之 中宗为之举哀 {羽女}々习知兵法及山川地形 纳回纥公主为妃 生擒二百余口 设毡幄于楼下以居公主 太宗诏令括送 阁罗凤多不应 赞普卒 重兵 死 吐蕃遣使贡方物金银器玩数百事 因入回纥 积有岁时 回纥登逻骨没密施合毗伽可汗遣使伊难珠 子仪咒曰 则天 东南与雅州接 "斯之谓矣 突厥又杀之 又约各益游军相觇伺 十三年 在吐蕃西 吐蕃寇盐州 有功劳者 张虔陀为云南太守 频战败绩 贼并焚庐舍 党项之众以击之 一物失所 其王乌散特勒洒以年老 散在山谷间 授以奇计 都督韩威轻骑觇贼 舐足摩踵 厚以玉帛 能用弩及〈矛贊〉 又有南谢首领谢强 妇人不开襟 开府 诸羌归附 上御宣政殿 屯于奉天马嵬店 袭纨绮 抚慰甚厚 鼓行入长安 "吐谷浑良马悉牧青海 灵武于定远城破吐蕃二万人 蕃军太半西御大食 希逸不得已而从之 结赞率其众于石门 又以毛绳连其发而约之 朔 出城降 杀人者戮之 侄比粟毒主领回鹘 张钟武因贺正室韦经过幽州 树上总生小儿;中天竺据四天竺之会 回纥酋长相顾曰 关播检校右仆射 全占赤心下七千帐 大食族中有孤列种代为酋长 宰相揭拉裴罗达干 皆资其用 乃 质公主同行 言于弄赞曰 号菩萨为"活颉利发" 那揭陀国 "上使内给事赵惠琮与孙诲驰往观察事宜 驴 八年秋 八年 曰 遣光禄卿李锐为使以答之 遣往击之 有徒行者 呼延州僧延素辈七人 太宗以文成公主妻之 《左传》《文选》各一部 百姓丁壮者驱之以归 又献方物 朕内整禁旅 遣使拔 贺那上表贺收东京 北庭 崇姻继好 奴刺之众二十余万 且请和亲 遂被固守 白坝;张芬出西山及南道 屡归款请继前好 俗有文字 "蛮军素少 自此朝贡不绝 大酋长赵君道来朝 司空英国公五代孙也 其王姓朱氏 答蕃使判官于頔与蕃使论颊没藏等至自青海 自是吐蕃连岁寇边 衣一袭而归之 或系牌于项以志之 激气成凉风 自谓突罗成阇婆 衣以牂牁服而入 人信巫觋 朕受命上灵 其王遣使贡方物 太宗命民部尚书唐俭持节抚慰之 吐迷度为其侄乌纥所杀 而拓拔最为强族 男子皆拳发 上加真珠金锁 而业已归唐 何得不拜?贡牦牛及银铸成犀牛 兄子伊嗣候立 清远国王苏唐磨 渡 黄河上流 惟名与器 及将归蕃 来岁必登 "术者上变 君〈毚中"兔改大"〉先令人潜入贼境 朝贡遂阙 "我被浑主亲戚之恩 浑日进单骑冲之 既已面缚 微闻牟寻之意 二十三年 党项有六府部落 一云隋开皇中 终约和好 吐蕃已知之 充吊祭回纥使 其臣那伏帝阿罗那顺篡立 并车鼻之婿也 幽 州节度使张仲武遣弟仲至率兵大破那颉之众 其国人畜并为吐蕃所掠 率其锐师来犯京师 尤所厌苦 会悉诺逻已渡大非川 女王汤滂氏始遣使贡方物 且请命曰 凡西域诸珍异多出其国 阵上杀获三百人 薛尚悉曩试少府少监兼霸州长史;望之如山 日进之众 是月 请击吐蕃为效 人以为候 北至 爱州六十日行 可汗收其财帛 瑊与崔汉衡 子仪许之 今弃蕃归唐 南诏蛮 其后诸姓酋长相次率部落皆来内属 遂与俱陆莫贺达干俱罗勃潜谋杀吐迷度以归车鼻 州县虚乏 又陈中国便利以诱其心 "瑀曰 其王屈术支娶西突厥叶护可汗女 "约以五月二十四日复盟于清水 叶护太子曰 回纥使巫师 便致风雪 其地气候大寒 代宗诱回纥以平河朔 "虏使曰 与之接战而退 贼疲而归 俗以十二月为岁首 有波斯胡人牧驼于俱纷摩地那之山 何以为功?"含俱录" 遣使论袭执 斩蕃酋扈屈律设赞等七人 会于平凉 饶蒲萄酒 以棺盛尸 叔矩等囚于河州 菩萨领骑五千与战 责深在予 唯王不剪发 ’ 所贡献物 中夏见管 "子仪遽从之 皇帝践祚 方还 令击轨以自效 路泌之柩及叔矩男文延等一十三人 往年与回纥叶护兵马同收两京 " 十五年二月 乃得赎死 义渠 至景龙二年 仍命铸"元和册南诏印" 且曰 国王将葬 各拜其首领为刺史 回纥望见 其首领来朝 丰州刺史石雄兵遇太和公主帐 以兵三千人列于坛之东西 夏二州 大即大矣 乃刻石像龙突骑支之形 十一年八月 则苍生幸甚 幪以皂巾 侵逼泾州 至此转微 太宗之葬昭陵 莫知道里 孙诲亦以罪被戮 不欲重困于民 何得不舞蹈?吐蕃又寇白草 西又攻陷龟兹 回纥骨啜特勤等率众从郭子仪与九节度于相州城下战 八曰药勿 葛;后垂向下 约杀贼万余众 卒 苍黄沦陷 无君长 彭体盈 中郎 周三万余里 盘盘国 太宗许之 邢君牙奏请于陇州西七十里筑城以备西戎 其节度使闭城自守 大宁郡王仆固怀恩自灵武遣其党范志诚 徙居大和城 ’"乃邀汉衡遣使奏定 吐蕃怨怒 土人极以为患 犹固守焉 出入击鼓 "我国家 知汝回纥有功 人性凶忍 孝恪还师三日 宾服于堕和罗 即汉康居之国也 则天令右玉钤卫大将军张玄遇率精卒二万充安抚使以纳之 何益国家 乃引水潜流 景云元年 衣服皆黑 赞普乃佯言将猎 遣故邠王男承采封为敦煌王 若大王死 皆转死沟壑 又遣使朝贡 时吐蕃款塞请以兵助平国难 为国 大计 永昌元年 遣使尚绮立热来朝 其一趋汧阳之东 松 又西戎比岁为边患 "虏使乃止 礼乐自出 蕃国展礼 那颉战胜 古有结盟 诲欲自邀其功 梦凑 自七年至十八年 见一大人即归 文泰竟不遣 覆以锦罽 卑路斯自来入朝 佩宝装伏突 分屯于丰义及华亭 安人等军 洎懦怯 遣使言状 当送君 归本朝 东实巨唐 党项 不知皇帝舅圣明继立 河洛阻兵 文字同于诸胡 其王居有二城 吐蕃陷北庭都护府 "丰州刺史李祐奏 上言 "土梨树地多险隘 十六年六月 名永信城 宪宗以北虏有勋劳于王室 令伐大木塞安化峡 君〈毚中"兔改大"〉畏其锋 一名大秦 八月 遣中使刘清潭征兵于回纥 吐蕃大兴师以三道来侵 充副使;因来朝 孤列种中又有两姓 昱坐左迁括州刺史 又进击 交绥而退 莽热 回纥叶护 退保乌德健山 于是天竺震惧 收获器械一万余事 余五诏浸弱 时年七岁 徒假洎为辞也 元光与同进 国无常税 名悉猎等至京师 刻木为契 平凉镇遏使郝玼破二万余众 其盟约 每及交蕃 又献其国乐凡十曲 北连吐谷浑 十二月 开成四年 以礼部尚书李揆加御史大夫 百僚入计以破吐蕃围 徙置当 劫夺商旅 党项及诸羌之地 每行止斗战 "自昔南诏尝款附中国 西连夷子 以应援侍中 本汉西羌之地也 家国之事 西方之国 计凡二旬方退 以槟榔汁为酒 臣属突厥 白水 军守捉使高柬于拒守连旬 及诸节度收河北州县 由来不识中国音乐 敏情持锐 不许抄掠 纠合散兵及诸骁勇愿从者百余人 及太宗葬昭陵 弄赞乃遣其相禄东赞致礼 兼遣其渠帅报命 遂从通和之请 掌书记袁同直 汉之封域 时吐蕃于中路屯兵 北地 我之边隅 或转死沟壑 十二年九月 文泰又 献狗雄雌各一 裴遵庆等于中书设宴 死者十八 边鄙兴戎 自开元十年至天宝六载 邓吉知试太府少卿兼丹州长史;东与智州 出册文 诚为确论 直取邢 将士息甲牧马 令公为将 在军不得志 因怒浑瑊曰 小麦 李清朝 奔于焉耆 南北三千五百里 将盟 斯谓无名 思结 恐难得志;乃收上都 初 文泰又与叶护连结 诈言祭山神 其母可敦封为郡夫人 至于盛暑之节 其孙继立 获彼戎心 "可汗又不从 封夜郎郡公 赞普使禄东赞来迎 乌介惊走东北约四百里外 钦陵未战而溃 恶而不诛 大如鸡卵 郑回见佐时 凡三遣使来 部落四千余户 则引项而鸣 将至牙帐 并贡名马 老翁 改其城为修 鲜都督府 乃命成使之 用刑严峻 任敷将兵 君其赦诸?难为供拟 骏犬今所谓波斯犬也 其理无刑名桎梏之具 诏太子右庶子李百药为之赋 国中多敛金钱 食太原仓粟而东 浪人剑及吐蕃印八纽 人不卿生矣 西陲开国 诏立子阁罗凤袭云南王 北庭之人既苦回纥 独陷迷途 "大食殊俗 三使皆至 京师 不敢当殊异之赏 散而复合 以口鼻埋沙中 贼遂溃 焉耆王大喜 及贼于青海之南悬水镇 陇右鄯州为节度 史臣曰 父子犯死罪已下 初收西京 跃马而归 曰野利越诗 名突骑支 悬波如瀑 其境东西南北约员八百里 不可以假人 边将郝玼数袭击蕃垒 吐蕃入灵州 寇泾 其归顺州部落 每至 一时 为父母则三年不栉沐 大业元年 以资其智 唯命是听 上遂罢亲征 窃自惭耻 夜斫贼营 又曰 此谓华夏者也 各得其所 清潭入回纥庭 殿中侍御史韩弇及大将孟日华 商量未决 期以十月十五日会盟于境上 臣播 有一鸟似鹅 朝官震惧 龙朔中 列其地为轨州 巂州 至破逻贞谷 加以璎珞 卷发而戴花 仲卿之师又入城 俗尚武 相次屯于所趋之地 "请去甲 韩之上党 崇佛教 遣使朝贡 若今之髦头 其盟文藏于宗庙 斩首三千余级 飞石雨下 在葱岭西北 "有诏不许更纳蕃使 "我父祖未有通婚上国者 列营而止数月 蕃国守镇在兰 十月 私于佐时 大蒙之人 遂发使与乞力徐杀白狗 为盟 以二百骑隶之 岂得坐于榻上受诏命耶 并筑城堡耕种 又以子昂兼御史中丞 智盛袭位无几 二十一年二月 毁城壁 九月 使持节回纥部落诸军事 名摩罗惹 所谓散有用而事无用 丹王府长史 是为异牟寻 生擒一百六十人 时会昌二年秋 将复焉 黑党项酋长号敦善王因贡方物 前后破其大 城五所 镒耻与之盟 河曲之间 以供其食 使至 结赞请镒就坛之西南隅佛幄中焚香为誓 诺曷钵所部丞相王专权 韦皮行滕而著履 王出则列象千头 鄯州分囚之 因请老子像及《道德经》 初 即以今月进发 异牟寻使其子阁劝及清平官等与佐时盟于点苍山神祠 江夏郡王道宗主婚 糅以金屑而 埋之 乃请牟寻斩吐蕃使数人 献金五千两 国家务息边人 家口屠戮 亦不之信 乃命大理卿 樊尼乃率众西奔 虑有奔北之类 平议国事 又恣其下虏掠 而赖光颜 其降蕃日 器械 百代可则 遂以可汗姓为药罗葛灵 "天德转牒云 引瑀立于帐外 行人往复 飞入巫者之怀 劝教于中 京北行营都监 又有雪山党项 河阳 以吐蕃侵扰 吹大角 誓毕 中书舍人郭正一曰 百炼不销 其明年 初 鲁使还奏焉 乃发禁兵四千人及幽州兵五千人同讨 则有以臣召君之事 每一部落一都督 回鹘公主密羯可敦一部 结赞命伐鼓三声 更敦和好 十年之后 同罗 辫发萦后 回纥使延支伽罗等十人于延英殿谒 见 此无彼虞 "此城仪凤年中羌引吐蕃 常鲁 器械 使者云 善骑射 代宗御宣政殿 既而使谓汉衡曰 计到即破灭矣 一号盆泥末换 鲜于仲通为剑南节度使 朕意欲讨之 安西都护郭孝恪请击之 赐锦绣缯彩金银器皿 维保二州兵马使仇冕 其鸟辄鸣 其威信王以兵迎之 阿史那社尔开西域 仍请率 所部讨吐谷浑 此则将军非常之功也 深于《礼》 虏望等归化

思考 题
现在大家想一下,蜡烛在燃烧时都发生哪 些变化?这些变化有什么区别?

物理变化

化学变化

木条折断、铁矿石的粉碎 铁制成铁锅、水受热变成
水蒸气
定义和 没有新物质生成的变化 特征
本质区 是否有新物质生成 别
伴随现 形状、状态 象

木条燃烧、铁矿石炼成钢铁 铁生锈、水通电变成氢气和
氧气 有新物质生成的变化
放热发光、变色、放出气体、 生成沉淀、能量的吸收或释


下列现象哪些是物理变化?哪些是化学变化?为什么? 1.水结成冰 2.纸张燃烧 3.食物腐败 4.瓷器破碎 5.木条折断 6葡萄酿酒 7.光合作用 8.潮湿的衣服晾晒后变干
物理变化: 1 4 5 8
化学变化: 2 3 6 7

为什么蜡烛燃烧过程中会发生物理变化和化学 变化呢?这是由什么因素决定的呢?
各种物质在变化中表现出各自所具有的性质

物理性质: 颜色、状态、气味、硬度、密度、熔 点、沸点等

物质性质

物质不需要通过化学变 化变能表现出来的性质

物质在发生化学变化时 表现出来的性质

化学性质: 可燃性、氧化性、酸碱性、热不稳定 性、毒性等

二、化学研究物质的组成与结构
活动探究:萄葡糖、砂糖、面粉的加热。
总结:不同的物质中含有相同的成分--元素。不同的 物质结构不同,物质都是由肉眼看不见的极小微粒构成。
三、化学研究物质的用途与制法

小结:




友情链接: year2525网 工作范文网 QS-ISP 138资料网 528200 工作范文网 baothai 表格模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