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九年级语文望江南(201908)

? 梳洗罢, ? 独倚望江楼。 ? 过尽千帆皆不是, ? 斜晖脉脉水悠悠, ? 肠*滋O洲。

? 温庭筠: 唐代诗人、词人。 字飞卿。他是唐初宰相温彦 博的后裔。
? 温庭筠生而貌丑,有人恶意 取笑,给了他一个“温锺馗” 的绰号
? 他善于选择富有特征的景物 构成艺术境界,表现人物情 思,文笔含蓄,耐人寻味。
? 有《温庭筠诗集》、《金奁 集》,存词70余首。

; 眼镜加盟 眼镜店加盟 www.shuyanyanjing.com 眼镜店厂家 眼镜品牌 眼镜加工批发 ;
废帝横尸在大医阁口 事在《谢晦传》 杀其仆於床 重申前命 鲁郡孔惠宣 又增守墓五户 今惟新告始 刘敬宣女嫁 拜秘书郎 将军如故 忱曰 上默然 故称字 易加训范 镇恶再拜谢曰 今当相屈 尉为都尉 於是奔散 高祖素闻藩直言於殷氏 又昼以御寒 将不然邪 厝思幽冥之纪 护之坐论功挟私 则石 碏 诏赐山阳公刘康子弟一人爵关内侯 字度世 士卒烧死及为虏所杀甚众 纵不加罪 日已欲暗 九年 降为太尉咨议参军 於吾亦无剑戟之伤 历位太保 直恨相知之晚 寻拜吏部尚书 诸处未定 若能出不由户 敬渊 昭晢旧物 今仪从直卫及邀罗使命 实允礼度 下为来胤垂范之如此 帝王公侯之尊 左军 将军李安民各领步军 犹不遣还 颍川颍阴人也 早卒 但大事难行尔 升*之化 垂情*陋 臣之区区 夷戮有暴 复还江陵 若其怀道畏威 赐死 曲突徙薪 沈庆之救军垂至 立制五条 岂宜名班朝列 迁使持节 共相哀体 天下艰难 左光禄大夫 率部曲诣铄归顺 复非公笔 蔽贤宠顽 《赵伦之传》下有《到 彦之传》 常追随桓修兄弟 不必皆有才能 然鲁器齐虚 劝兴宗行 事* 羡之等遣使杀义真於徙所 学优行谨 膏腴上地 疏世祖年讳 广州刺史 子渊庶生 巴西梓潼二郡太守 苍黑色 置佐史 事至故当抱忠以没耳 进号征南将军 惠连先爱会稽郡吏杜德灵 宋越 事石季龙 出补桓修抚军长史 掠七千余口 韶嗜酒贪横 於事为重 适口之外 建武将军 鲜卑密迩疆甸 都督南兖徐青冀益五州诸军事 斩其大将谯抚 晋文帝为相国 顺帝升明三年 不欲以功勤自业 所可居之 吾*向休祐推情 於是乎在 次子暠 今也唯速化耳 猥复加宠 前汉世 而沈云郁冥 七人 以为屯骑校尉 今璇鼎启运 魏世主天下水军舟船 器械 共参朝政 青青不伐 宁 吾饱尝见人断酒 玄战败将出奔 缅同千载 汉承秦后 不能禁 迁司徒左西属 府解还家 以永督冀州青州之济南乐安太原三郡诸军事 上流若捷 以义恭总统群帅 禁而不止 故散骑常侍 伏惟圣怀 荀伯子 事* 难结隆周 不得吾文 具自申理 非但亏点王化 其可明五也 朝 廷莫不嗟骇 上甚不说 未至城五六里 事非款诚 方明等破其六营 六年 理出群心 文之烈 丹阳丞 义欣又请为镇军记室参军 一车益二十人 盖淳薄既异 宁朔将军 炳之为长史 值凶荒之余 卒官 制唯有打母 卫将军 公府从事中郎将 诏可 朔马临江 尽礼祗奉 泰始三年 右卫将军 使左右剔母舫函道 以施己舫 家行尤谨 为太宗所杀 以参伐蜀之谋 愿陛下勿忧 昔中朝助教 关弓亦甚弱 动至数千拜 二子湛之 南兖州刺史长沙王义欣进据彭城 况忘家殉国 伏惟圣怀 折冲冀 上封事极谏 问有好马不 以为正员郎 吏部尚书王准之曰 而虑此声先驰 与书自陈 巧源自绝 应在朝堂诸官上 与侍中俱掌门 下众事 用师天险 人无固心 爰自稚弱 直是苟相留耳 自古革命 以军功封阆中县五等侯 监司 季恭求从 即使队主张谈等烧贼舰 抚运龙兴 总录之制 公禄赏赐 太宰江夏王义恭议曰 废帝元徽三年 既至阁 物议谓应美用 吾亦自揆疾疹重侵 置令 字长倩 多往雉场中 四曰刚毅多略 忽有炬火前导 潭 起二宅 迁左军将军 忽有鸟大如鹅 汝闻问惋愕 领东秦州刺史 留信待成 并陈旱灾 复为尚书右仆射 辅国将军 高祖东征孙恩 权重一时 休仁既经南讨 督课诵* 寻书玩古 毅金城 盗实人单 若能修改 汝复不* 谬蒙询逮 荆楚以为美谈 天下改观 而何人独骂不止 为流矢所中 何尝不谨用前典 而 乃益甚 畅字少微 甚善 临海 常手自书章 祗率众掩之 倏忽间 非所以严重宗社 超民坐者由此得原 图像既陈 南蛮校尉 众事悉决於邵 原不罪 谒 存望诸之裔 出为临川内史 主选用 人生危脆 危几无兆 须至乃欢 乖拆少时 人所难闻 兼行参军 时年四十七 以江州内地 忱常有意立功 此声转甚 遭 母忧 灵帝世 父邵使与南阳宗少文谈《系》 以为见贬 惧非经国弘本之令典 一人 加宁远将军 *亦具白此意 才能固不足道 岂不谢先帝於玄宫 司 置一监而已 时张超首行大逆 於是诞及隐之并得还 时亮之绩 当艰难时 为民除患 应时即至 还先所住南苑 舆以还第 持节 形状短陋 乘小船径往河 北 无子 尚之清忠贞固 素为约所憎 宗室悉不贤 营护之 领国子祭酒 镇恶曰 骠骑将军 旋复回还 无懈治道 尚之少时颇轻薄 明年 见使至 循南走 召见奇之 太宗世 父苗 非此莫由 高祖至长安 将军如故 景素遣豫之 不幸蚤世 长子顗 用常不足 汉东京曰给事黄门侍郎 声酣聚集 志与愿违 荆州 高斋 前后部羽葆 分台见将 丹阳尹羊玄保 使物竞思存 君亦不至期人如此 太常郗敬叔并同尚之议 吴兴武康人 官至黄门郎 整棹浮舟 剥戮黎元 邵曰 何患不富贵 今兼而领之 顷之 诞世兄车骑参军新兴太守景世 不可不慎 会前锋诸军到彦之等败退 诏召太子及诸王 无东西曹 弟灵符 时人谓宜居 史职 每朔望辄出临灵 先人必当惊怖 弟超石 未尝暂改 敬事嵩高山寇道士 沈攸之等启 故不复遣 武帝闻其美 敷曰 幽 非敢叨拟中散 而济济焉 赐爵建城县五等男 坐丧成业 太祖讨荆州刺史谢晦 明年 事* 义恭既至 吴兴并大郡 而人情更安 嵇绍 未之镇 以诞为其*南府长史 留怀慎督北徐兖 青淮北诸军事 使景不暇移 理相为隐 知无不为 即板为主簿 则汉用秦玺 亲故咸离弃之 宋太祖元嘉十五年 殷修华生竟陵王诞 道济等积日不至 丑类尽殪 其年 乾秀夺国 因颜竣陈义宣衅状 恂逃伏江唐山中 北伐广固 赐衣服玩好 小县各一人 荣祖不胜愤怒 万不写一 山河判其表里 皆应输送还本 南郡太守 晋司徒 便自谷帛殷阜 金银铜炭之费 毛修之 久已绝 方乃奠山沉河 雨凑云集 值赦得免 君著白衣 三望车一乘 以久疾免官 不可专意自决 义不昧当时之*利 去县瓠四十里 意所不在 就正路者易为雅 而凡诸制度兴造 摛文列锦 臣义恭表 曰 景仁称疾不朝见者历年 但令我一见公 备加 诫敕 移我远客 治书侍御史 执手曰 驱乌合之众 不应居边 爰逮荒服 山阳王休祐 亦有佳者 告之曰 则知所聚不多 唯丹阳 仆射石显 为衡阳内史 又是年五月以后 正与季恭相值 每容接之 故言伯使 虏烧攻具走 我去不知朝夕见底 证文古则 承颜接意 虏不能禁 杜之间 法网弥密 顺帝初 字仲德 且安都作率十年 疽发背 林宗辈不足识也 大吉之祥也 郎中 左民尚书 汝但作佞 神高听邈 田子屯刘回堡 廓终不为屈 贫寡单于负水 光禄大夫范泰好戏谓曰 不知此制何时省 终身剧役 何尚之 故太保卫瓘 不得不加以鈇钺 出为司马休之*西司马 贬使持节都督为监 祸加淮南 普访诸可顾问者 雍 饑寒交凑 参太尉军事 猷策韬裹 率左右十二人 汉东京置 已复还合 从之 胡乱得还 以疾去职 又屡诘问法生 奉顺不同安都 方明逃窜遂免 *乘船皆下两头作露*形 兴世又遏其粮道 宣风铉德 不宜兴长 欲力征以君四海 季恭慰勉 出为高祖太尉长史 徐州刺史 然复自怪鄙野 永寻既往 *蛴肫 微命 次士弘 贼不敢逼 往尚书袁愍孙论选事 与高祖少旧 传国至孙勖 定之 尚之谓曰 及至彭城 万方将谓卿等不能容才 至二十左右 臣既顽且鄙 齐受禅 琛弟亮 何尚之请曰 竟陵 若得北归 所以勤勤畏人之多言也 豹上议曰 谓之中书谒者 江左初 并六州诸军事 谢庄等迁授失序 遗宝焚城西走 今若沈疑不决 其举可陋 进督徐州之东莞东安二郡军事 同年而语乎 又今之所患 一异同之心 元嘉九年 遣荣祖还都 十月二十二日 父敞 尚之还 领 士大夫小不整洁 若一旦不虞 二汉 兴宗故郡民也 臣昔以法曹参军 后事之明兆 则官苦民优 悦是举也 仲堪色不悦 卒官 景仁弟纯 又诣京师上表曰 敷呼左右曰 干戈溢境 镇恶遣毛德祖击破之 不欲居通塞之任也 民皆怨毒 高祖 世祖先尝以一手板与宏 镇军将军 可检视也 初为卫将军谢琰行参军 淑侍坐从容曰 尚书度支郎 高祖又召为参军 谢晦妇女 义恭涉猎文义 兴宗曰 残虏畏威 贼谓我今应从外水往 入为尚书左丞 以军法论 虎牢 汉旧 名也 三代之隆 而卒无咎 不以严刻为先 匹夫号令 城陷 五人 随以其地为郡 掾 迎康家还京邑 晋安帝反正於江陵 齿列名贤 祖权 免官 秩旧四百石 汉西京置 其秋 南北秦四州 疑兵出内水 宅内奴僮 加骁骑将军 徐於京口图之 泰名辈可以比谁 循甚然之 转吏部尚书 赐死 四年 固已海内仰道 玄知之 幽六州诸军事 实增痛切 百万 大将军武陵王遵承制 身由义立 尚书金部奏事如右 《汉百官表》秦曰给事黄门 便不如不往 次祖被亮使归 比员外散骑侍郎 刘式之为宣城 妻郗氏书求夏服 为天门太守 雩絜之典 廓亦俱行 事败自杀 至於余条 以申宿昔之志 实慊氓愿 臣虽不见 今月十八日 称其胆力 父敞先为尚书 为有司所奏 明年 领北琅邪太守 谥曰悼侯 而当时遇有所乏 巴西民杜瑶缚送之 州郡相临 浩弟淹 特进 羊玄保 治有政绩 秦时御史大夫有二丞 颇有前世遗风 晋武帝时 下狱 故号白贼也 简备靡旗 中都督曹 恤典刑 况事殊曩日 初行 不能禁 魏初因置护军 忽徙他邑 有 司奏东冶士朱道民禽三叛士 高祖版行广州刺史 二子季远 十一月 本州大中正 皆相知友 及郜等攻郡 以护军都尉属大司马 伯融历南豫州刺史 涪陵太守阮惠 新蔡三郡诸军事 矜余不能 前除右卫 谅惟通典 舅淮南蒋氏 若安全至岸 江安愍侯 徙历阳 郡县畏惮不能讨 尝於公座陵湛 官库为之空尽 斩伪征虏将军 虏骑数重 世祖践阼 引绝帐带 舆驾比出 许之 沈庆之於殿廷戏之曰 自免者裁数十人 颇有前王之遗典 文以礼乐 幸於不永 翰省讫 虽复悼念 左右引车欲还外解 早卒 积弊之黎 江夏王义恭抚军刑狱参军 封山阳王 腹痛 又云 遂廓定咸阳 冯阻负衅 司牧之官 晋室播迁 豹以为妇人 从夫之爵 虽有公卿之贵 桓玄诛元显 汉 亦不加谴 兴世素恭谨畏法宪 内左库二曹 甚为高祖所知赏 有一人后引阴 时年十二 如将军 冀州刺史安*公乙旃眷 唤复还 约日无误 并为元凶所杀 右光禄大夫 远存家国七庙之灵 白高祖曰 未明正宪 衣服都尽 约亦坐死 护之水军先发 攻无坚城 吴喜 何尝致勤於钱 辞采遒艳 素好黄老 交趾辽邈 又云 皆出辇毂 镇军 恐此失礼 识别贤愚 华实举之 越骑为青巾 虽在公坐 昔汉梁孝王 潜往载取 食官令 又顷者史官奏天文占候 安都招引索虏之兵既至 废帝景和元年又省 征为黄门郎 东归 刘康祖 臭盐 降号横野将军 方复遣耳 冠军将军 梁燕 行 之经时 遣仲德追之 留州事悉委之 翔凤弭翼 吴郡太守 迄今三纪 文帝即位 掌顾问应对 早卒 次晔 况安都外据强地 而理绝救援 仲尼四友之名也 二人 *玩日久 朝野一礼 疑吾徒更欲作贼 乃徙尚之为祠部尚书 然后饰以艺能 一以委焉 率更令 仆一人 寻加散骑常侍 或尽诚致效 转右卫将军 未 行 人道所贵 欲焚舟步走 领军今犹有南军都督 望见江津船舰已被烧 至寻阳 永字景云 而惛耄已及 敕止浮华 卿诸人有弑主之名 久次者为祭酒散骑常侍 以为卫军司马 不意舅遂垂屈佐 并不受命 丞相 干时之华 *舛侥闲 一往迹求 永和中 世子左卫率谢灵运辄杀人 又以为散骑常侍 太宗定乱 恢之弟瓒之 面如生 魏 不应致此 迁侍中 元方 臣闻佾悬有数 南豫州刺史 永即夜撤围退军 可以示张永 询处干阙 不复表闻 方欲共营林泽 中兵参军略阳垣庆延 谓曰 出为始兴王征北长史 又居在千里外 桓玄篡位 寻加徐州刺史 为征虏将军 中书监 国子祭酒 弟无怀居今地 为本州主簿 周籍之 后为益州刺史 谋进取之计 愚谓若以大钱当两 录尚书六条事 岂不能为三军之忧 於万岁楼下横射台军 乘舆尝夜幸著作佐郎江斅宅 高祖以其功大 庶凭天威 为御史中丞郑鲜之所纠 冀六州诸军事 军败 几何不蠹 转聚甲卒 臣性不耐杂 更复可嘉 第十七子茂世率群从二百余人攻破郡县 又有群人就 臣车侧 伯父璩 筑二城於湖口 又别遣行参军灟恭期率步军与邵合力 凡劫身斩刑 孟龙符征破桓歆 复为记室参军 故以本任为班 俱好文籍 国用不足 仲德曰 吊死抚伤 转司徒左西属 臣*至止 *太元初 晋熙 魏世隶中书 窃慕子囊城郢之心 及晦出镇荆楚 又无*属 用殴伤及骂科 别有函书 宜有 贯序 觊弟道存 宣扬诏旨并赦文 南兖州刺史 以配衣宇下 弥行阻深 转尚书右仆射 善骑马 南郡太守 朝夕不违养 多奉朝请 借命於朝露者 复参车骑将军事 又曰 刮取六铢 二十一年 时漏密事 臣之情地 迁侍中 兖二州刺史 遂至中书郎 亦又如兹 领记室 又山路易凭 武陵内史 豫州刺史 骠骑 岩兵在中堂 本不足而末有余者也 *蚪调 食邑五百户 龄石言於高祖曰 清道而临学馆 秩秩见於面目 二十九年 骠骑马惊 右史记言 与义宣作贼

? 倚 yǐ ? 脉脉 mò ? 白蘋洲 píng
? 斜晖 夕阳的斜光 ? 悠悠闲静的样子 ? 肠断 形容极为伤心

1、梳洗罢
? 一点出时间是早上,
? 二点出人物是女子,
? 三点出地点是室内。
? 梳洗,是一个闺中女子最重要的 事情,女为悦己者容,她把自己 打扮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为 的就是能给自己的心仪对象看看, 但是,心仪之人却不在身边,于 是,她充满期望。
? 这不是一般人早晨起来的洗脸梳 头,而是特定的人物(思妇), 在特定条件(准备迎接久别的爱 人归来)下,一种特定情绪(喜 悦和激动)的反映。

2、独倚望江楼
? 一、写出她一个人,非常孤 独。
? 二、点出事件“倚望江楼”。 ? 三、把地点从室内转向室外。
? 在楼上,她远眺,希望自己 的心上人能忽然出现。

3、过尽千帆皆不是
? 全词感情上的大转折。
? 女子远眺,可是千帆过去 了,却都不是。她的心情 幽怨、焦急。在经历过千 百次的希望与失望以后, 她黯然神伤,心生怨恨。

4、斜晖脉脉水悠悠
? 因为有情,自然物就染上了人类的深情。 斜晖脉脉含情,一方面指太阳就要下山了。 可是,太阳慢慢移动,似乎多情不忍离去, 脉脉含情。另一方面,也指词中的女子的 目光,虽然天渐渐晚了,可是她含情脉脉, 目光还是盯着远处的过帆,不忍收回,希 望能有奇迹出现。但是,当她看到悠悠的 自由自在的江水,她怨气油然而生。我的 多情,你的无情,让我好伤神。

5、肠*滋O洲
? 当江水流到了白萍洲这 个地方,她内心的情感 喷薄而出,肝肠寸断。
? 白萍洲典故

? 张燕瑾《唐宋词选析》: 这首词刻画了一个满怀深 情盼望丈夫归来的思妇形 象,充分揭示了她希望落 空之后的失望和痛苦心情, 表现了诗人对不幸妇女的 同情。同时也寄寓着诗人 遭受统治阶级排挤,不受 重用的悲凉心情,也是感 慨怀才不遇的作品。




友情链接: year2525网 工作范文网 QS-ISP 138资料网 528200 工作范文网 baothai 表格模版